当前位置: 首页 >专题专栏 >活动专栏 >西藏征文岁月 >文字报道 >

回首西藏

来源:DZ12A9  发布时间:2013年02月27日  浏览次数: 4191

打印

    西藏,一个令许多人向往神圣而又神秘的地方,也许是许多人梦寐以求想要去的地方,也许也是许多人梦起飞的地方,我正是那位西藏寻梦的地质人。
    2010年春,我怀着无比兴奋又忐忑的心情跟随四位单位同事一同驾车进藏开展地质工作。想到终于可以一睹西藏的雪山,我心中是仿佛有一朵雪莲正要暂放,可一想到高原反应这四个字就,我心就仿佛压了个秤砣似的沉沉地不安。
    有人说搞地质就是跟石头做朋友,跟自己的懒惰怕苦做斗争,用自己手中的那把地质锤把心中懒惰怕苦的小人打趴下。在西藏开展地质工作随着工作环境的恶劣懒惰怕苦的小人自然而然地长了个。
    俗语说万事起头难,还没有到西藏开展地质工作,高原反应在唐古拉山口的时候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当时感觉头晕目眩、嘴唇发紫、呼吸次数明显加多,心脏仿佛提到了耳朵旁,扑通扑通地跳得飞快。淡定,淡定,这两个字在我心中不知默念了多少遍,终于到了西藏后的5天,高原反应才有所缓解。
    本以为熬过了难关,往后会顺顺当当地,没想到,第一次在西藏地质填图,让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累。
    那天林金灯高工的带领下,我们负责XX矿区西侧1:10000填图,爬山出了名的急性子,蹭蹭蹭一口气就往山上爬了几十米,然后地质包一甩,屁股一坐,喘着大气叼根烟说:“小邹,赶紧跟上,今天要观察的点比较多……”。就这样我拼了小命地死跟着林高,丝毫不敢放松。
    于是乎GPS定点,打方位,描述,画素描图,涂红油漆,取样,继续赶往下一点。后来就根本顾不上路边的小刺了,横冲直撞,目的只有一个——不掉队。
    吃午饭的时候,已经是下午1点半了,林高这才卸下严肃的尊容,笑着说:“小邹,西藏干地质苦吧,哈哈,今天的工作强度还不算大的,天气也挺好,那时我在达孜的时候,那才叫苦……”。是啊,今天天气很好,只是我的脚不听使唤,今天的雅江很漂亮,只是我心扑扑把氧份尽可能多地供应给四肢,脑海哪里够氧去欣赏高原风光!
    短暂的十五分钟中场午饭兼休息后,下半场开始,就这样,等我回到驻地后,第一件事就是趟床上,让被我打趴了一天的懒惰怕苦的小人狠狠地揍了我一会。
    往后的两年,懒惰怕苦的高原小人已经被我的地质锤征服惯了,也就没有底气来反抗,也许是因为在西藏第一天爬山时林高的高要求,高质量的感染吧,让我往后的工作仿佛都有了一个模板,就是这么风风火火,就是这么按质按时地吧工作干好,干完。
    2011年6月,当我登上XX矿区一座海拔5068米的高峰时,我看到了一只在山腰盘旋的雄鹰,再往远处眺望,那蓝蓝的雅江水,那时我发现我已融进了这片蓝天与白云间,融入了西藏的大山中。在大山中的宝藏是多少地质人寻找的梦。
    我们的青春也许随着雅江的奔腾地流入大海,再也不会回来,但我们在西藏的岁月,像地质锤铿锵有力地敲在岩石上一样,已深深地烙在了每一个西藏地质工作者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