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专题专栏 >活动专栏 >西藏征文岁月 >文字报道 >

倒 影

来源:DZ12A15  发布时间:2013年02月28日  浏览次数: 2828

打印

    每年的第一天,那无形的火山总会准时的爆发一场,内心隐隐窒息,莫名的烦躁,傻傻的发呆,是缅怀过去,还是憧憬未来?是感叹时光的易逝,还是唏嘘人生的漫长?有人说:“一条腿的总跑不过两条腿的。”其实,纵然两条腿的跑得再快,也跑不过那三条腿的,从2010年8月6日至2012年12月31日,对于时间来说,只不过是万里长征中的一小步,但对于我,则意味深长。

    2010年8月15日,我来到了西藏,从此开始了那最原汁原味的地质生活,所谓原汁原味,也就与“险”分不开了。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危险的事情遇见了不少,我也说不清哪件是最危险的,因为其结果都有可能是以生命为代价。

    每当我想起这一幕,仍心有余悸并满怀感激:一名民工毅然地跳下去,高举双手,展开双掌,犹如架起一座生命的桥梁,一道希望的彩虹。我的心在犹豫,但民工坚定的眼神命令我:“踏过去”!

    还记得2011年的那一天,阳光明媚,一切都看似很正常,我们都抓住这好天气上山了,我也打算把手中那条最为艰苦的化探路线给啃下来,这路线也当真不是好啃的骨头,一开始又是深沟又是悬崖,还有那讨厌的荆棘,但是在我和民工的协作之下,下午两点多,我们就将这路线大部分的点给采完了,心想三点钟准能收工。于是我们打算乘胜追击,想一举把它拿下。可是走着走着,走在前面的民工突然停下来了,显得不知所措,他是一位藏族小伙子,平日里可谓是勇往直前,从没像现在这么犹豫不定,看着他愣住那里,我都有点生气了,对他说:“就差那么几个了,还不赶快走!”刚说完这句话我就后悔了,因为来到他跟前才发现,前面没路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面悬崖,左右也都是深沟,想要绕行是不可能了,要走到对面的唯一途径就是悬崖壁上的一条山羊走出来的小道,因为之前走过的小道也不在少数,况且不甘心这最后的几个点还要单独来跑一趟,所以我决定再走一回。不过仔细看才发现,这小道还真够绝的,宽也就10公分不说,关键它还是弧形的,因此我们无法观察到它的全部面貌,不过既然下了决心要走,岂有后退的余地。民工走在前面,不一会儿,我们就走了一半的小道,“这路似乎也不是那么难走嘛!”心想。忽然,前面传来“唰唰唰”的声音,一看才知道原来民工脚下的小道不停地往下掉泥巴碎石,我也只好原地站立,但是想后退也是不可能的,因为背上有个背包,只要你一转身,背包就会顶到石壁上,而哪怕只是轻轻地撞到,其反作用力也足以将人推下悬崖,这时我才真正的领略到了什么叫进退两难了。由于民工身上背着的样品重达数十斤,加上他的体重,导致小道上的泥土不断往下掉,原本就小的路面现在只能容下半个脚掌了,有的地方还出现了裂痕。“困难毕竟是暂时的,一转眼就过去了”我对自己说。然而我还是太乐观了,由于路面的这种情况,我只能先用手指抓住石壁上的一些小突起或将手指插入一些小孔中,然后再迈出脚步,以此来分散承载力,毕竟能减轻一斤对路面的压力也就意味着多了一分希望。迈脚是最艰难的,迈快了怕路面承受不了,迈慢了,手因用力过度也在发抖了。每走一步都得花上全身的力气,一步、两步、三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将身体挪到了小道的另一端,还差一步,还差一步我就到彼岸了,古人云:“行百里者半九十”,但此刻我的情况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由于民工最后一步是一跃而过的,导致路面完全坍塌了,这下再也找不到着力点了。眼看就要成功却出现了这样的意外,我的脚在不听使唤的颤抖,绝望的气息在蔓延,但我仍坚持着一线希望:“会不会有奇迹发生呢?”也许老天也听到了我心底里的呼唤,于是就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幕,民工以他的血肉之躯为我架起一座通向彼岸的桥梁。托起我整个身躯的,虽然只有巴掌大小,但对于此刻的我来说,那不就是传说中的诺亚方舟吗?

    等我到了对岸,天已经下起了大雨,不,这不是雨,这是滚烫的汗水! “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要做一名导演,将这一幕给拍成电影” 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这短短数米的小道,我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只觉得时间从没有过的慢。人的一生都是在走路,有好走的路,也有不好走的路,不管好走或难走,我们终究还是要走的,一失足成千古恨,所以走好每一步,至关重要!西藏的路难走,大家都深有体会,除了那大大小小的石头,我们还会碰到一些有生命有智慧的“绊脚石”。

    民族矛盾是西藏的一个突出矛盾,以前常听别人提起,但从未太在意,直到它发生在自己身上。也是2011年的事了,那天,我们像往常一样来到日岗矿区填图,不一样的是,这次,我们被喇嘛“请”到了庙里,并最终将我们挟持到了县里。虽然我们最终被无罪释放,但喇嘛那张青筋暴涨的脸仍存在我深深的脑海中。

    不知不觉,时间就跑到了2012年,都说2012是世界末日,然而世界末日并没有到来,我们的生活依然在继续,而那些似乎离我们很远的东西,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到来了。然而,诡异的小道、愤怒的喇嘛甚至于那桀骜不驯的“铁马”, 都没能阻止地质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那天其实很不想上山,因为刚好轮到我买菜,在菜市场接到钻机机长电话,说今天要封孔,作为该钻孔的编录人员,这重要的一道程序是必须在场的,于是就赶过去了。下山之后,找到了我们停在山脚下的车子,我像平常一样坐好之后,李师傅发动了车子,刚开始一切都看似正常,但没一会就发现车子好像比平常快了一点,以为李师傅在赶时间,就没太在意,然而,车子依然在加速,要知道,这可是下坡路啊,此时的车身已经颠簸很厉害了,眼看着车子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却丝毫没有减速的迹象,我都开始怀疑这开车的是不是李师傅了,毕竟他平时开车都是很慢的。此时的车窗也在剧烈的震动了,坐在车中就仿佛置身于达喀尔汽车拉力赛一般。这时,耳边袭来一句“这车失控了”,我才从惊讶中清醒过来,对开车不甚了解的我只能一个劲的叫道:“刹车刹车刹车!”但听到的却是“刹不了!”我不敢想象“刹不了”意味着什么,前方下坡方向为村庄,随时都可能有人走动;左边是一个工人的帐篷区,住着数十名工人,旁边还有一堆钻杆、钻机零件等横七竖八的躺在那,闯进去可能会被“乱棍打死”;而右边则是一条深达2~3米的水沟,掉进去也必定“四脚朝天”;情况已经不容许我们慢慢思考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李师傅凭借着他丰富的驾驶经验和机敏的反应,硬是将车头转了个90°,他想转向上山方向,其实这也是唯一的出路了,谁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一台钻机刚好停在路上,像一堵墙挡在车前,由于车速过快,纵然神车手也无法避开了。随着“砰”的一声巨响,车子就狠狠地撞在了钻机上,在将重达数吨的钻机撞翻在地后,车子终于停了下来,前方玻璃碎了,两个气囊也弹了出来,还在冒着烟,一股焦味扑鼻而来,下车一看,这匹“铁马”静静地趴在钻机之上,一股清澈的液体蔓延开来,忙问:“会不会爆炸啊”!好好的一辆车子就这样面目全非了。这不是演习,这是我亲身经历的一次事故。

    这次事故虽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是也给我们提了个醒,领导也很快建立了车辆检查制度,为安全生产又增加了一道保障。

    当然,地质生活也并非险象环生,只要时刻注意了,很多隐患还是可以防范的,地质生活也就可以充满乐趣了。记得我们首次出队的动员大会上,一位老员工用他的亲身经历告诉我们,地质生活是很苦的,但你要用快乐的心情去面对,只有这样你才能发现其中的乐趣,才能有更好的的收获,这就是快乐地质。当时的我并不知道快乐从何而来,但在随后的日子里,我慢慢体会到了快乐地质的真谛。当你将一座座山峰踩在脚下,一览纵山小时,你就会得到一种征服的成就感;当你在敲击千百次地质锤之后,终于看到了一点矿化信息,你就会发现,希望的光芒在闪耀着;当你与藏族同胞跳着那轻快的锅庄,引来一阵阵欢笑时,你就会觉得“天生我材必有用”了;当你骑在山地车上,驰骋于雅江之畔,或征服那80余公里的长坡,你内心深处就会升华起一种无以言喻的畅快……

    秋风起,黄叶飘,又是一年麦香时,雅江边的格桑花在风中摇曳着,又在向异乡的人们挥手告别。每一次离别,我都会回首再看一眼这土地:

    看看那些年,他们的故事……

   看看这些年,我们的故事……

    也许,从哪一年开始,这些故事又该由你们去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