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建设 >人物风采 >

最美冶金地质人--江善元

来源:综合办 作者:尚文娟  发布时间:2020年08月25日  浏览次数: 131

打印

 实干勇担当    最美地质魂
                                                                                                    ——记冶金地质总局第二届最美冶金地质人江善元
 尚文娟

           



    元者,善之长也,故从一。
    一身工装,一双胶鞋,一顶遮阳帽是他野外工作一贯的装束。脚底生风,爬山最快,不知疲倦,是同事对他共同的印象。态度严谨、效率极高、质量过硬,是同行及专家对他一致的评价。
与他共事十七年,看到他办公室的灯时常亮着,似乎他总有干不完的活,加不完的班,写不完的材料。
行走在技术这条路上,他一路向前、一路创新、一路超越,把担当扛在肩头,把实干攥在双手,一步一个脚印,在祖国的山山水水间,踏出了最美的地质魂。
    他就是冶金地质总局第二地质勘查院副总地质师、总师部经理——江善元。
    今年七月,冶金地质总局第二届最美冶金地质人评选结果公布,江善元实至名归,摘得美誉。
    结果一出来,我也开始了宣传材料的准备,我来到了江善元的办公室,先对江总表示祝贺,并说明了我的来意。江总含蓄的笑着,放下他手头的工作,开始给我拷贝材料……
 

“我是班里唯一的一名共产党员”

    江总开始从大学时期讲起,边说着,边到资料柜里给我找了一份他学生时期的资料,看着他查找时的背影,我就已经对他严谨的工作作风心生敬意,再看到“优秀毕业生、三好学生、优秀学生干部、多次荣获一等奖学金”的字样跃然纸上的时候,就更加觉得在他三十多年的工作生涯里取得的诸多成绩是有始由的。
    江善元生长在福建邵武的农民家庭,父亲朴实刚强的性格铸就了他勤奋刻苦、踏实好学的学习品格,后以优异的成绩考入邵武一中。一九八六年,江善元报考了长春冶金地质专科学校地质与勘探专业,他回忆说,他当时对学习的热情和对学科的热爱让各科老师对他印象很深,老师们还经常表扬他笔记做的清晰认真。到大二下学期的时候,系党支部准备在他班里发展一名党员。能在学生时期入党是非常荣光的事,江善元不是第一个递交的入党申请书,但他以优异的成绩、先进的事迹和优秀的品德顺利通过党组织的考察,成为班上唯一的一名预备党员。
    讲到这里,江善元的眼眶湿润了。这件事再次勾起了他对父亲的回忆。他说,父亲知道我入了党为我高兴了好一阵子,听母亲说,不善言语的父亲干活都开始哼着小曲儿。再后来,我参加工作了,父亲也时常叮嘱我要好好干工作,咱不求名不求利,只要踏踏实实的把工作干好。
    唉,都说养儿为防老,可我父亲这一生,我都没有为他做过什么,父亲是得癌症去世的。得知他病倒的时候我是在新疆阿勒泰的矿区,我说要回来看他,但父亲依然是怕耽误我的工作坚持不让我回来。等我回来时他的病情已经严重了,可是为了向他隐瞒胃癌晚期的病情让他安度最后时光,我又不得不听他的话回新疆的矿区去,没想到这一别便是永别,没能和父亲说上最后一句话,到现在……
    我赶快岔开了话题,拿起笔,记到了本子上。我没有对他父亲不尊重的意思,只是,即使战功赫赫的将军内心也有最柔软的地方不想被触碰。


 “我是西藏分院第一任党支部书记”

      二〇〇二年,冶金地质二勘院积极响应“西部大开发”战略,成为第一批进入西藏的冶金地勘队伍中的一员。二零零三年,是二勘院正式开展西藏地勘工作的第一年,4月28日,六名精干的技术人员开始向西藏进发,这其中就有江善元。江善元说,那时时间紧、任务重,到西藏山南后,顾不上欣赏向往已久的异域风景,就开始了紧张的**矿区(后改为“努日矿区”)铜矿普查工作。
地质填图、测剖面、物探测量、探槽编录、钻孔编录……厚厚的风成沙没有挡住地质人员的脚步,江善元更是像牦牛(他被藏族雇工及同事嬉称为“牦牛”)一样驰骋在高原大山中。在这种高原工作缺氧不缺精神的鼓舞下,他们在短短的五个月的时间内,完成了劣布矿区普查工作、院属十个探矿权的初步调查和筛选工作,还编制了**、**两个资源补偿费项目和一个国调项目的立项申请书并成功获得批准,为二勘院立足西藏地勘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而江善元是其中的中坚力量。
      二零零四年,江善元就被任命为西藏大调查项目《西藏南冈底斯中段曲水-桑日一带铜金矿调查评价》负责人兼技术负责人,主持各项工作。二零零五年,院“西部办”(西藏分院前身)成立了西藏党支部,江善元任第一任支部书记。 
说到这里,江总又把他在西藏支部工作时的支部工作笔记本拿出来给我看。工整的字迹,清晰的日期,每一页都记录的满满的,有“三会一课”及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的学习内容,有西藏支部第一次与项目驻地村党支部开展联谊活动的记录,也有他安排的学习计划,再仔细一看,学习时间标注的几乎都是晚上20:00—22:00,或者20:30—23:00。
      江善元说,因为白天要完成的工作量很大,所以没空安排学习,只能安排在晚上,还没等我插话说这样很辛苦,江善元又继续说,其实这样更充实,劳逸结合,一边学习一边解决问题,尤其是在这艰苦的工作环境中部分同事可能遇到的思想问题等等。
正是江善元这种工作学习两不误,业务和支部建设两手抓的实干精神带动着团队,为冶金地质二勘院后来在西藏成就的找矿业绩奠定了基础,为西藏分院党支部日后的工作开展立下了良好的开端。
      后来,西藏党支部的工作还被写成案例选编到全国党员教育培训教材—《基层党组织书记案例选编》(国企版)当中,冶金地质二勘院参与的项目成果作为《青藏高原地质理论创新与找矿重大突破》集成成果之一,荣获了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江善元个人也荣获了国土资源部授予的“先进个人” 称号。
    事非经过不知难,没有一帆风顺的远航。二零零五年秋,江善元因为身体原因暂时离开了西藏,临走前他还坚持把一份设计保质保量的编写完成,后来这份设计获得了“优秀”的评分。这三年,他同时荣获了二局劳模、二局先进个人、二局质量管理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
    同事们私下里都对江善元的干劲儿竖起大拇指,说这头牦牛工作太“拼命”了,才导致的心脏不适。
    江善元说,工作不拼怎么能干好,那几年西藏项目多、人员少,所以工作强度就很大,而他,作为“老”党员,尽量挑远的山爬、高的路线走、重的设备拿,从没想过自己的身体吃不吃得消,后来出现心悸、胸闷发热的症状,还经常出虚汗,才不得不听了医生的交代“注意休息,不要太劳累”。
      但大调查项目的繁重工作量摆在那,多休息是不可能的,干不上心里着急呀。后来,领导关心,还是把他调离了西藏,直到二零一零年他再次回到西藏开展地调项目工作,主持、参与了《西藏贡嘎县**铜钼矿调查评价》、《西藏山南**矿田铜多金属矿普查》及西藏科研等项目,并荣获中国地质学会授予的“二零一一年度十大地质找矿成果奖”。


“我是单位第一个接触并承担大地质工作的”
      其实,离开了西藏的江善元还是没有选择休息,项目还是照样做,班也还是照样加。江总说,医生只是说让他多休息,又没有给他“判重刑”,回到内地就是休息啦,所以工作还是要照做。再说那时咱们的总工也是经常加班,周末几乎都是整天呆在办公室,说实话,他对我的工作影响也很大,好像是一种无形的力量牵引着我。说着,他也打开了文件夹,把我要的内容指给我看:
       2005年从西藏回到福建后,担任社会地质项目《福建省建阳县**铜多金属矿预查》及《福建省浦城县**铜多金属预查》的负责人,开展了近80km2的地质、化探测量工作。
       2006年6-7月编写了新疆13份探矿权申请材料均通过审核并获得探矿权。
       2007-2009年,主持《福建省尤溪县**矿区钼矿普查》的野外各项工作,编写普查报告及《福建省尤溪县**矿区钼矿详查》设计,后经详查,探明资源量仍为中型。
       2008年-2009年,主持了国外矿产资源风险勘查专项资金项目《菲律宾东达沃省**铁铜矿普查》各项工作,收集了丰富的菲律宾矿产、矿床、法律、矿产贸易等方面资料,为在菲律宾开展后续矿产勘查工作奠定了基础。
      江善元给我细数他这些工作业绩,绝没有显摆的意思,他只是想表达,无论是谁,只有一个项目一个项目地去做,就能把下一个项目做的更好,尤其是年轻人,只有独立的带过一个国家级项目,才会真正学到东西,日后才能独当一面。江总说他编写立项申请书、设计、野外工作总结及成果报告的时候,都是以“优秀”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每获得一个“优秀”评分,他的信心就会增加几分,按江总的话讲就是“技高人不慌”。
      这几年,冶金地质系统正在进行转型升级,靠传统地质项目吃饭的地质单位都开始向大地质领域发展。冶金地质二勘院也不甘示弱,凭借着一批地质技术员扎实的工作基础和工作能力,也开始尝试各种项目。
      江善元敢立潮头,2016年底中标了福建首个地质调查类监理项目《福建农业地质调查评价等地质工作项目监理服务》,他担任项目总监,一干就是三年。
      地质调查项目监理是一个“新鲜活”,没有规范和标准,他“摸着石头过河”,勇于探索,广泛搜集相关资料,编写出《监理方案》,编制了各类监理表格,并在实践中不断修改完善,逐步形成了一套成熟的“监理方法”,指导监理工程师顺利完成了38个项目(其中农业项目24个、区调项目2个、矿调项目12个)的监理工作,监理工作报告通过省自然资源厅组织的专家评审,评分“优秀”级。
      一炮打响,一炮而红,这项农业地质等项目的监理工作不仅获得了福建省自然资源厅的认可,同时也获得了被监理单位的一致好评。
      有了农业地质等项目的监理工作探索经验,江善元在其他的创新项目上就更加有信心了。自去年以来,他指导开展了广西以环境地质调查为主的综合地质调查、福建沙县场地水文地质调查及土壤理化性质调查、福建霞浦建设用地取土场资源勘查,带头攻坚总局科技创新项目—“功能性矿物联合生物强化治理城市黑臭水体研究与示范”等非传统地质调查工作,与广西南宁市**区的地热地质调查、地质公园调查项目进行了对接,编写了《南宁市**区资源环境调查、地质公园调查及地热调查初步方案》……
     江善元说,虽然现在他已经是院副总地质师了,好像离开了一线工作,但是做技术工作的,永远没有止境,他会干到老学到老,探索到老,创新到老。
     停笔抬眼间,我看着话音刚落的江总,这位不就是活脱脱的“老地质”,散发着最美地质魂的冶金地质人吗!